孟加拉国餐厅遇袭 专家:当地十万华人安全隐患

2021/01/16 05:55

  【环球时报综合报道】据美国有线日消息,位于孟加拉国首都达卡外交使馆区的一家餐厅1日晚遭袭,武装分子劫持约20名人质并与警方交火。2名警官在交火中丧生,另有40人受伤。“伊斯兰国”(IS)宣称对此次事件负责。英国广播公司(BBC)援引一家新闻机构消息称,遭袭餐厅经常被外国人光顾,本次袭击至少有20名来自不同国家人士被杀害。但该消息尚未得到证实。美国《华尔街日报》最新消息称,警方发言人表示,至少12名人质已被救出,5名尚未明确身份者身亡。据一名从咖啡馆逃出来的目击者称,有8名年轻男子手持和刀子,在咖啡馆引爆炸弹,并向里面的顾客开枪。有媒体引述目击者的话说,他们听到有攻击者高喊“真主伟大”。

  此时距孟加拉国针对极端分子的大规模打击行动不足1个月。孟警方从6月10日开始在全国开展大规模搜捕,3天就逮捕了8192人,其中3245名嫌疑人是在24小时内被捕的。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,被捕人员大多是被禁的伊斯兰教极端组织“孟加拉国圣战者大会”成员。警方在搜捕行动中缴获武器弹药及1500多辆摩托车。

  “最近两年,伊斯兰国在孟加拉国的渗透比较严重,虽然还不像巴基斯坦那么严重,但也已成为一个极端恶性事件高发地区。”中国社科院南亚研究中心主任叶海林2日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。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反恐研究中心主任傅小强说,孟加拉国内长期存在极端伊斯兰势力的活动,此前“基地”组织兴盛时就有渗透。而“伊斯兰国”自成立之初,就非常重视在孟加拉扩张势力。在其未来“版图”的设计中,“伊斯兰国”把孟加拉放在了一个很重要的位置,成为其在中东以外的一个“省”。

  近年来,孟加拉国境内与极端组织有关的暴力事件和明显增多。截止今年5月,已有6人死于极端分子袭击,包括一名美国国际开发署雇员,去年则有9人遇害。“伊斯兰国”认领部分袭击,“基地”组织印度次大陆分支认领另一些袭击。不过,孟加拉国政府认为,血案凶手为本土宗教极端分子,与“伊斯兰国”和“基地”没有关联,“伊斯兰国”和“基地”未能渗透进入孟加拉国。英国《金融时报》今年1月的一篇文章提醒说,当全世界为暴力伊斯兰极端主义在中东扩散而担忧时,在有着世界最多穆斯林人口的亚洲,暴力和宗教偏执的危害却被忽视。

  为什么“伊斯兰国”如此“看重”孟加拉?傅小强认为,一方面因为孟加拉国内穆斯林人口数量较多,另一方面则是由于孟加拉独特的地理位置:这个小国是联通南亚和东南亚的通道,倘若在此地活动成功,将对“伊斯兰国”扩大在整个东南亚南亚中亚的活动都十分有利。

  叶海林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过去孟加拉国主要是国外恐怖组织招募圣战分子的通道,但这几年来,很多极端分子直接就是从孟加拉国招募来的。孟加拉国在中东地区人也很多,以前主要是劳工,现在又多了非法移民以及被招募过去的圣战分子。一位在孟加拉工作生活过的人士说,有一个明显的特点是, 孟加拉女性的传统服装是不需要遮挡自己的面容,但近年来很多从中东务工回来的家里女性都戴上了黑纱遮面。

  “在‘伊斯兰国’建立后,孟加拉国内受极端思想影响的个体也越来越多”,傅小强说,这些人受伊斯兰国’的招募或蛊惑,对该国的温和宗教人士、警察家属以及其他不符合‘伊斯兰国’所谓信仰的人实施暗杀,这种现象现呈日渐增多的趋势。但由于国内政治局面十分复杂,经济也不强,整体来看对反恐的投入和“伊斯兰国”在当地的快速扩张极不相称。

  上述在孟加拉国工作生活过的人士向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讲述了他的观察:从意识形态上来说,从建国之初孟加拉就面临世俗和宗教之争,虽然创国者选择了世俗化的道路,但是宗教势力一直都很强大,一直在努力将孟加拉建设成宗教性的国家;从经济角度来说,孟加拉长期以来的贫穷落后对宗教极端思想发展提供了温床。因为政府在提供基础教育方面做的不足,很多国外极端宗教极端势力在孟加拉支持建设宗教学校。这其中有一部分宗教学校在校期间只教孟语、阿拉伯语和古兰经,学生毕业后也不具备竞争优势,没法就业;从政治角度来说,人民联盟和民族主义两党政治斗争,80%的国民都信仰伊斯兰教,也纷纷试图拉拢宗教势力,向极端势力做出妥协,也就是打击极端势力的态度始终不是特别坚决。他说,“现在并不是极端势力最猖獗的时候,宗教极端势力在孟加拉起起伏伏,但不可否认,目前的确处于一个上升期”。

  针对这次袭击有没有可能是针对中国人的,这名人士说,袭击的酒店不是中国人经常去的地方,中国人在孟加拉去西餐厅比较少。而且孟加拉对中国人整体很友好,一方面中国长期对孟加拉进行各种形式的援助,中孟友谊基础牢固。另一方面,孟加拉相对弱小,受部分国家影响颇大,欢迎中国提高在孟加拉的影响力,平衡其它国家对孟加拉的影响力,维护本国的独立性。近三十年来中国的经济发展程度让孟加拉国民很仰慕,他们从心里认可中国的发展速度,认为这是一个了不起的国家。

  海南亚太观察研究院地区安全与合作中心副主任戴磊对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表示,尽管孟加拉国现任总理谢赫?哈西娜不承认“伊斯兰国”在该国有渗透和资助,但许多事实显示,“伊斯兰国”势力的确在孟加拉国有所存在,甚至和一些政治势力有联系。

  戴磊介绍说,孟加拉国原本是一个温和的穆斯林国家,其执政党人民联盟奉行的是社会主义、世俗主义和民族主义三大理念。然而,在2014年1月人民联盟再次赢得大选后,对国内一些反对声音的打压变得日益强烈,这也刺激到了一些原本温和的宗教政党。由于他们的领导人被大量批捕,这些群体逐渐变得“愤怒”,为“伊斯兰国”在孟加拉国的发展提供了土壤。

  戴磊称,目前孟加拉国南部吉大港周边成为了“伊斯兰国”在该国补充血液的主要地方,因为那里不仅经济较为困难,人员构成也十分复杂,由于地理上靠近缅甸,所以有很多居无定所的、被迫害的罗兴迦人,他们成为了“伊斯兰国”想要吸收、发展的力量。再加上当地反对党的组织能力也比较强,所以情况日益复杂。

  “让我们最担心的是,在孟加拉国的中国人数量很多,有5万到10万人左右。但很多华人只是私人投资,或是资金从香港出境,在使馆处登记的情况非常不完备。这意味着一旦出现或暴力冲突,华人成为无辜的牺牲品,登记备案的缺乏会使接下来中国的应急处置非常被动,这是一个很大的隐患”,戴磊称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